回想我这20年错过的10个赚快钱的机会

万宝集团的张老板给我算过生辰八字,说我五行属水,智慧格,命中载不住偏财,我是一个不信算命占卜的人,可我认为张老板这次算得挺准,我这前半生确实没发过偏财,从来没有中过彩票(我也没买过彩票),也没捡到过iphone,这20年许许多多次赚快钱的机会,基本都被我一一错过了。一路上,赚的都是辛苦钱。

回想我这20年错过的10个赚快钱的机会

3G

大约2000年,我在湖南湘潭大学计算机专业读书,是学校创业者协会的积极分子,我一直挺关注各种新技术,有个视野开拓的雷同学给我们带回3G新技术概念,告诉我们3G将会颠覆手机新概念,让手机上网速度飞一样,并且实现彩屏,能播放视频,能玩游戏,他已有一个大哥大手机,我还没手机,我的人生目标是先有个BP机。雷同学经常组织我们几个同学一起讨论3G新技术,说只要我们搞一个相关的3G项目,比如一个手机游戏,他可以负责去找风投拿个50万、100万的投资,拿到这钱就可以随便花了。然后就是些什么Kjava、VC、天使之类高大上概念。等到毕业的时候,我们都没策划出这样足以拿风投的项目来,这个风投的钱我自然也没赚到。

SP

毕业后,阴错阳差我进入了SP行业,SP就是那个发发短信就可以赚钱的行业,腾讯、网易就是靠它实现盈利翻身的。我那时候在一个三四个人的SP公司里(阿里巴巴正好跟我们一栋楼),公司每个月有几十万的纯利润,我从程序员做到产品策划,对业务逻辑自以为了解,然后我们几个策划、技术就筹划着自己开家SP公司赚大钱,于是在次年跑到湖南正式尝试,却不巧碰到了非典疫情,所有注册公司之类事情都停下来了,我们那时候缺资金储备,也缺管理公司的能力,很快有人就打退堂鼓,这事情就做不下去了。

赌球

随后我来到上海,有份工作是在中国最大的体育门户华体网里做声讯产品策划,华体网最赚钱的是旗下的子网站——雪缘园。雪缘园主要通过展示足球比分,赌球的盘口、水位等信息,然后卖广告位。展示的信息是合法的,但是买广告位的那些客户大都是非法的赌球相关网站,雪缘园的广告位平均每厘米甚至要高于新浪网。在那里我接触到许多靠赌球发财的人。比如我们采购了球赛胜负评论的语音。后来我去广州见客户,发现这制作人员其实就是位20来岁的小伙,因为特别喜欢看足球比赛,自己也下下注,一来二去,自己就能够将每场比赛的分析说个七七八八了。然后就开始将自己的分析录成语音卖出去,分析过程是有板有眼,分析的结果通过只有50%准确率。他游说我跟他一起去创业,要么一起也弄个赌球网站自己做庄,要么不做这些危险的,卖一下广告也能赚很多钱。我一直没胆量跟着他做这个,后来那年全国上下打击赌球,才感叹当初幸好没去做这块。

个人站长

后来我开始做业余个人站长,自己一边上班一边做了垃圾站,有一阵子还跟几个关系好的同事合伙,业余一起做站,我记得跟同事们一起注册了个域名rezhou.com,采集文章,然后再考虑一些seo注意事项,放上网站联盟的广告,居然就能有钱赚了,但是这事情终究没做大。主要原因大概是我们骨子里创业精神还不够,当我们薪水能够养活自己时,就在兼职的事情不够投入,我们这样业余地做了8000多元的收入,钱还没分给大家,团队就散了。现在想想,注册那个双拼域名倒是挺有眼光的。

广告假量

再后来我入职达闻营销,刚开始达闻还没有seo业务,所以我一边负责网站联盟业务,一边发展seo。以前作为个人站长时对网盟有一些了解,但作为网盟负责人时,对这行业了解更透了。网盟生意生意的三端:广告主、联盟、网站主,网站主从联盟拿到广告,放在自己网站上,网民浏览,偶尔点击,产生效果,联盟将数据发给广告主确认,广告主确认了后付费给联盟,联盟扣除佣金后再结算给网站主。

整个过程中,广告主可能会故意少确认一些数据,联盟也可能会扣除一些数据,这样网站主得到的钱就会变少。但网站主作弊更严重。在这个行业,一个站长如果真正按照自己的情怀去做网站,然后靠广告赚钱,这收入其实很一般,因为网民点击广告意愿不强烈,联盟扣量、广告主扣量,最终能有多少?

网站主有这么几种作弊方式:

  1. 早期的刷点击,刷弹窗次数,这些比较初级。
  2. cps广告,假若有DHC化妆品cps广告,要求有用户下单了才分佣。

    站长们做了很多假冒的DHC官网,而且实现在搜索“DHC官网”时,官网的排名在搜索引擎首页,甚至有时还在正版官网排名之上,DHC的老客户去假冒的网站上转了一圈又跳回到DHC的官网,DHC白白的多支付了网站联盟的佣金,站长通过这种SEO手段抢DHC的订单。
  3. cpa广告,按照实际注册人数分佣,早期的那些使用软件批量注册的方式很容易在ip、邮箱重复等方面被识别出来,于是就诞生了键盘手一职,专门从事注册生意,网站主花1元钱找键盘手注册数据,转手就能从网盟那里结算到6~10元,去掉扣的量,也能够赚3,4元每个注册。

    这里还有个让人唏嘘的事情,据说那些键盘手中许多是残疾人,而且是那些行动不便甚至卧床不起的残疾人,参与广告作弊是他们当时的主要收入,后来网站联盟没落后,据说这些人内卷到“打码”生意,也就是专门去帮其它软件从事识别验证码,录入验证码的工作,每打码一次,0.5分钱。

上面我了解的大都是网站主分享给我的,跟他们熟悉后他们甚至还邀请我一起建站,共同赚其它网站联盟的钱,因为达闻的网盟实在规模太小。后来达闻的SEO业务发展起来了,我将网盟转交给其它部门负责。但网盟赚钱的事情还业余着在做,我的性格里还是认为这是不义之财,不可持续,所以慢慢地把所有心思都放在SEO上,把这个事情停了,听说我的一些下属把这个坚持了好几年,收入还不错。那个网站主靠这个买了一套房,后来基本所有网盟都没落了他改行去卖保险了,但一直还保持着联系。

招商加盟

我在管理网盟的时候,发现有些企业找我们投放招商加盟的CPA广告,他们出手特别阔绰,也不在意数据水份太高问题,后来我做SEO业务时,又有一些招商加盟的企业找我们做SEO。慢慢才知道这也是一个快速赚偏财的行当!我较早了解他们,但从没涉足,也没赚到这块的钱。

正常的招商加盟,应该是一个企业首先将一个品牌的线下店经营得比较好,用风投的话叫把这个生意跑通,然后开始招商,发展更多的有志青年来开加盟店,加盟店赚大钱,品牌方赚小钱。实际上呢,有些企业从来没有将这个品牌的线下店开成功过,生意没跑通,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没想跑通,甚至知道跑不通,他们制造一个成功的线下店的假像,吸引有志青年交加盟费。有些在加了加盟费后品牌方就凭空消失了,有些没有消失但后续对加盟店不管不问,最终加盟店也都活不下去了,有些家庭因此而破产。这些品牌方很快又孵化出下一个品牌,继续招商加盟,继续骗钱。

许多人通过招商加盟赚到大钱,招商加盟这行业还存在着,现在赚钱没以前那么容易了,但还有很多人在做这行。我大概在七八年前就知道这行业可以快速赚(骗)钱,没有选择它,还是应该良心上过不去。我们那个家族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大学生,结果出来骗钱?总感觉不对。

微信投票

我在达闻负责SEO部门的时候,我们的发博客文章、外链的事情需要外包给兼职来完成,其中有个兼职是福建宁德的小L,他原来只是在酒店里做领班,学历不高,但人非常机灵,他在给我们发博客外链的过程中,居然学会了用SEO做排名,然后发现在网上给人家做微信投票可以赚钱,他利用他的SEO技能将他的微信投票生意做大了,买房买办公室买宝马,又买别墅。

我只是把小L当作一个普通的兼职,我保证的是从来不扣量,按时发钱,偶尔他问点SEO问题我解答下,我甚至没记住他的名字,没想到后来他主动联系我,感谢我当年带他入行,后来我每次去福建他都开着他的X5全程陪伴,好吃好喝招待着。

我在文章《3个小故事,看清互联网营销人的逆袭之路》曾经讲过这段故事。我终究没有发现微信投票这个生意可以赚大钱,我不是那种能够把握每一个细小的机会的人。

微博大V和加粉

2010年前后,微博大V发布是个赚快钱的方式。客户有很多预算用来在微博上找大号发东西,或者要增加自己账号的粉丝。找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大号发篇内容最开始要好几千,加粉需求更多了,各种一线到十八线的明星都要加粉,以证明自己是明星,最开始一万粉丝也要好几千,慢慢降到只有十几元了。因为这块水分实在太大了。

我有个朋友小s,使用很多台电脑和群控软件,短时间制造出了几千个粉丝过万的大V,以及几百万的小号,然后接单。两三个人每天净利几千,有时好几万。在那前后几年,虽然我公司业务涉及到这方面,我从来想不出这种规模化作战的方式,我公司在这业务中基本没有赚钱,小s在这项目上收入可能上千万了。

删帖

这十几年给品牌做SEO时,经常遇到的kpi是要保证品牌在搜索引擎上的正面信息的比例,正当的做法是写正面的信息,发布到网上,然后提升他们的排名,但如果减少负面信息的排名其实是个捷径。更有直接的,找到我们说,其它的事情他们都做了,就是希望我们给他们把负面信息给弄消失。

我一贯的原则就是不删帖。甚至有些项目,客户明摆就是坑蒙拐骗的,我就不愿意跟他谈品牌宣传的合作。当然了,也不能直接拒绝,所以我不合作,最好的方式是说:你这个项目太难了,我们做不了。

曾经给某澳洲奶粉品牌做品牌正面占位,我来到澳洲后才知道这品牌奶粉是家喻户晓的好品牌,但在中国遭到了恶意诋毁,在项目最后一个月,我们离完全的kpi还差一点,我的同事说要不花钱删吧,我坚决不同意,最后没有完全达标,按照协议扣了几千元钱,我们认了。

许多敢给人删帖的公司接到大单了,赚到大钱了,我们比不过他们。但是也有一些同行因为删帖而被抓,甚至整个公司因此而倒闭,而我的公司做这一行十年仍然安全,不是我们运气好,而是我们坚持了原则。

SEO快排

SEO快排,使用软件为网站制造一些虚拟的数据,以欺骗baidu或google,让搜索引擎误认为这网站质量很好,然后提升这个网站在搜索引擎中一些关键词的排名,从SEO理论的角度来说,这是一种作弊。这是我没把握住的生意,按说在非常早的时候,我就知道有这个技术的存在。

对这个技术,我前期是爱理不理,认为这种方式迟早会被baidu识别然后网站会被打击的。但事实证明对这个的判断在大部分时间是错的,baidu就像个迟暮的老人,它的反应总是慢很多拍,在好几年快排效果特别好,有些做快排的公司甚至宣称没有它们做不上去的关键词,他们甚至能将“百度”这个词在baidu上做到首页。他们每年利润以亿计。

后来我对这个技术,又处于放不下身段的状态,毕竟我也曾是百度的营销讲师,在十几次的搜索营销行业大会上我讲的如何正当地开展SEO。我比较爱惜我的羽毛,如果去从事快排,会影响我的口碑,以及我当前的正常网站SEO业务。

但中国SEO这个行业,是完全与全球SEO不一样,在前几年快排基本已主宰了这个行业,快排以极低的成本,极快的效果,较低的处罚成本,革了正规SEO的命,许多重要的对手都在使用快排,我公司的正规SEO生意越来越不好。从积极的角度来说,我要感谢快排,它让我从SEO的舒适区里出现,寻求转变,如果没有快排我可能没有选择出国。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为什么在其它国家,SEO职业是可以做一辈子的,而在中国,绝大多数SEO人已转行?主要原因可能是国内的网站日渐消亡,但快排这种SEO人自我的竭泽而渔手段也是重要帮凶。

我把握住的机会:开SEO公司

我在达闻工作三年半后离开去了电商网站梦芭莎,我把这个网站的SEO效果做得特别好,随后在行业大会上分享了我的案例,引起很大的反响。所以许多电商公司鼓励我出来创业,为他们提供服务。我把握住这个机会了,出来成立了自己的SEO公司,帮客户的网站做SEO,赚一些辛苦钱,这一做就是十年,靠着良好的口碑一直有生意做。

大概在2008年我建了个百科词条叫“占位优化”,那时候我从接触的SEO项目中发现个新方向,SEO不应该只是帮助去优化某个具体的网站的排名,它还包括综合利用互联网上各个内容平台,去发布内容,去提升内容排名,然后达到在baidu上多方位获得某个关键词排名,达到品牌曝光的作用。在2013年前后,在我创业3年左右,我已发现这个方向可能更适合中国的国情,所以决定将公司的SEO生意方向往品牌曝光SEO方面转型,帮助更多新品牌在搜索引擎上去立起来。

我把握住的机会:买房

做一家靠口碑过日子的SEO服务公司,利润并不高,特别是在被快排冲击之后,但幸好我及时买房,本来我没有上海户口,是无法买第二套房,但跟上面提到的做微博大V发布赚到钱的小S聊天的时候,他告诉我在上海拍卖房子是不限购的,他正打算这么做,我知道这消息之后,第二个月就拍卖到我的第二套房子了。

我把握住的机会:出国

出国一事,也是另外一个好友跟我说的,结果我行动比他还快。因为SEO发展受限,我一直想开拓第二战线,在上海尝试了很多都没成功,再加上为孩子学区房的事情家里一直压力比较大,一个做短信业务的好友说他们家未来考虑带孩子出去读书,那段时间我诸事不顺,人也比较抑郁,朋友的话点醒了我,于是我去了一趟移民中介公司,发现我这些年的创业经历正好适合那款澳大利亚的出国项目,于是当天就签了合同。让自己出去见见外边的世界,寻找外边的机会,未必是件坏事。

有人说我已实现财务自由了,所以才敢出来。其实并不是这样的,我只是对物质没有太高的追求,花不了太多钱,所以在我积蓄不多时我仍然能够这么洒脱。赚多少钱才是个够?每个人看法不一样。

总结:

这些年,身边许多朋友通过这样那这样的机会,几年就做起来了,有的甚至梅开二度,把握住好几个机会。而我基本上没有把握住任务赚快钱的机会,十几年来一直只做SEO这一件事情,虽然总想走捷径,一夜暴富,但许多捷径总有一些不够道德,我始终无法”做一件违背祖宗的决定“,过不了心里那道坎,我也不喜欢依靠体制内的那些关系,所以始终做SEO,越做越不好做。直到今天,在这天涯海角,我一边管着国内的SEO公司,一边还在继续探索。我这些年没把握住任何的偏财,但我的”主财“一直没丢而越来越大,那就是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在信任我,这种信任是我一辈子的”主财“。

本文章版权归刑天营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8199.com/view/life/2791.html,或注明来自刑天大叔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