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我的父亲

今天是农历十月十五日,我父亲的诞辰。

父亲在世时,今天是他的生日,我一般都是要从上海回到老家,陪他过生日的。他去世了,这一天就变成诞辰了。再也不用回去,也再没父亲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我的父亲)

我想父亲肯定是赞成我带着孩子来到澳洲的。就像他当初极力希望我能够从农村出来去城市里一样,他一心想着让儿子能够少吃些苦,能够过上好日子。

在我们陈家整个大家族里,在那些年,我是唯一一个考上大学走出农村的人。这得益于父亲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。父亲的远见则缘于他是叔伯辈里唯一去过大城市生活过的人,背后的往事透露出父亲不幸和辛苦的一生,但我却又因此而受益,有时候我觉得我父亲一生就完全为我奉献一样,所以我在内心里是如此地感谢父亲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我保留的父亲最早的照片)

1959年前后三年中国发生了严重的饥荒,我的奶奶和我外公都是在那三年饿死的。而那时我父亲和我母亲还是互相不认识的两个十二三岁的孩子。奶奶去世的两三年后,受父亲的亲哥哥邀请,爷爷去城市里给大伯带孩子,而父亲则一个人生活,从十四五岁开始,父亲一个人独自生活了五六年,像一个孤儿一样,直到父亲后来去北京当兵。北京的8年军营生活,父亲学习到了更多的文化知识,开阔了眼界,在不得不退伍之后,父亲不得已娶了母亲,母亲虽然心灵手巧,但母亲耳朵听不到声音,是个残疾人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欢欢喜喜过个年)

父母在一起,其实并不是很恩爱,但共同抚养了我哥哥和我长大。在一九八几年那些年代里,苛捐杂税多如牛毛,农民除了要交公粮给国家,还要交余粮给地方政府,而且还要无偿地服劳役,这劳役最开始是修水库,后来是修路,再后来是修果园,修学校,各种杂役。父母辛苦劳作,最后仍然交不起我和哥哥的学费,我哥哥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,他主动辍学了,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我。然后跟父亲一起去赚钱养家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父亲的坐骑)

我刚上高中的一些学费、生活费都是借的,当我是成年人时,我能体现到一个男人去找人借钱时内心是多少地难堪,父亲为了我不得不去借钱,我记得有次我听到他酒后跟人说,他跟他自认为关系很好的战友借钱,别人居然要他利息,他觉得很难过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带父母旅游)
纪念我的父亲
(父亲在上海)
纪念我的父亲
(父亲在杭州)

我想,我一家最幸福的时候大概就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,那时候哥哥长大了有多一些收入了,所以父亲供我读书的压力没那么大了,有一年我们父子仨过年上街置办年货,在我们买了好大一袋瓜子之后,父亲居然还有兴趣拿出5元钱参与抽奖游戏,那一刻我永远忘不了,因为那年之后,我哥哥因为过度辛苦得了一场大病,虽然抢救过来,但此后十几年,他的身体仍然一步步变差,直至最终英年早逝。所以在那十几年里,特别是最后两年,父亲一直在照顾他的大儿子,当我哥哥去世之后,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在事业上小有成就了,在上海也买房了,全村人都觉得我父亲终于可以开始享福了,可是那年我带父亲去体检,父亲查出有癌症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父亲在看望他的哥哥)

在父亲生命最后一年里,我带他去看望了湖南的亲哥哥,去毛主席的家乡转了一圈,然后去爬长城,去北京寻找他曾经服役过的军营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父亲在韶山)

曾经我对找到父亲的军营不抱有希望,因为父亲不记得任何的马路名称。而偏偏我们的火车在北京郊区时路过一座塔,被父亲认出了,那是良乡塔。我在微博上发出求助信息,有热心的网友开车带我们去寻找良乡塔,然后再向附近的路人打听,终于打听到父亲的军营,还找到当年留京的老战友。父亲说,那个战友当年识字少,还找我父亲代笔给相亲的对象写信,老战友相会,父亲格外高兴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爷孙俩)

北京回来后,我又回上海打理我的公司,父亲一个人在家乡治病,直至生命的最后一个月,我才回去照顾他,陪了他一个月。

父亲从来没有催我回家,但我知道他肯定很希望我回到他身边,但是当我回到他身边时,他又为自己耽误了我太多时间而愧疚,他一直一直都在为我着想。父亲是在某个半夜喝了我买的可乐而去世的。我一直怀疑父亲是因喝可乐水窒息而死,因为我没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想喝可乐,我甚至怀疑他想喝可乐,就是想用它结束自己生命,好让我能够早点解放。

我后来经常反复听James Hunt唱的那首《monsters》,感觉唱的就是我与我父亲的父子情。父亲很少批评我,也很少阻止我做什么事情,他很少对我讲大道理,却又以身作则,让我明白一个男人要如何承担责任;他总是到处去卖苦力,晚上回到家或者阴雨天又总想着把家里的落下的事情给做好;他总是那么乐于助人,几乎帮了村里的所有人家,虽然我们家差不多是最穷的;他年幼被他父亲抛弃,可是在他父亲年近80回到家里,他又能尽孝照顾他父亲最后5年。

纪念我的父亲
(绝症中的父亲)

父亲总是以我为荣,读书时候每次我拿了奖状,他总是把它贴到家里堂屋的墙壁上,让所有人看到,我考上重点大学,我去上海了,我工资上万了,我开公司了,我买房了,这些消息总是被他在耕田的时候,在砖厂拉砖的时候,告诉身边的人,我大概是他最好的作品,是他心里最好的期盼吧。

当我成年后,特别是当我抚养两个孩子之后,我有时会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去思考父亲。想得越多,越觉得父亲对两个孩子的爱之浓烈,是我永远做不到的。

我小时候,父亲总是将好吃的留给孩子吃,他的理由是他当兵时都吃过,在家里要干活时他总是把最累的活儿留给自己,把保暖的衣服和鞋留给我们,要熬夜时总是让我们睡觉他熬夜,他说他是大人能扛得住小孩扛不住,我一直信以为真,等到我40岁时,我却发现我其实比我儿子更怕冷更不能熬夜,那个时候才明白父亲当年一直在撒谎。

父亲没有一点点经商的头脑,加上母亲是残疾人,父亲只能在农村里靠卖体力谋生。没有父母帮衬,当官的亲哥刚正不阿丝毫不肯帮助他,所以我一点儿不埋怨父亲为什么把家里过得如此之凄惨。我有时在想,如果我在父亲那位置,我可能早就沉沦而放弃挣扎了。所以我很理解为什么父亲喜欢喝酒,而且经常喝醉。

纪念我的父亲

我有时还在想,有那么一些晚上,父亲想着儿子的下个月的生活费没有着落,又没法跟老婆讨论,父亲一定一根一根地抽烟,睡不着觉。这样的日子他是如何一天天度过的?后来我读大学,我哥哥得重病,他慢慢地没怎么寄生活费,我也很能理解父亲,从来不敢催父亲,父亲如果有生活费,他一定寄给我的。

人与人之间,不应该比财富,因为每个人的起点不一样,身上背的包袱不一样。我父亲的伟大,就在于他在艰难的时候,在最潦倒的时候,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我们,永远想的是如何让孩子过得更好一些,永远为了孩子都能够放弃自己,我对我儿子们的付出永远都比不上他对他儿子们的付出。

愿天下的子女都能如我般享受父爱,愿天下的子女都能珍惜自己的父亲!

刑天
2021年11月19日农历十月十五
于澳大利亚墨尔本

本文章版权归刑天营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8199.com/view/life/2772.html,或注明来自刑天大叔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