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4:跟家人朝夕相处的两个月

8月9号从上海浦东机场,今天是10月9号,出来整整2个月了,这2个月每一天都是跟家人在一起度过的,除了偶尔的出门买菜办事之类。

8月9号~10号上海飞悉尼
8月10号~25号悉尼酒店隔离
8月25号~9月5号墨尔本Boxhill短租公寓
9月5号~今天墨尔本Burwood East租的房子里

出国之前我的精力主要在工作上,早上去上班,晚上回家,晚上极少需要去应酬,每个月可能出差一次。所以在中国的时候,我陪孩子主要是晚上和周末,如果是晚上的话,就是陪孩子聊聊天,或者带孩子散步、玩滑板车或者陪着去玩滑梯。如果是周末,有时可能带孩子们去看场电影,或者出去吃顿饭,以及开车出去郊外看风景,玩的方式比较多,但陪伴的时间并不是很多,就像中国其它许许多多爸爸一样,当自己忙事业时,孩子不知不觉就长大了。

这两个月,因为客观的原因,我不能出门工作,孩子不能出门上学,所以一家人在一起朝夕相处了两个月,这事情要是搁在国内,搁在以前,让我2个月不出门就跟家人孩子在一起,那真是一件难以想像的事情。

我们出来时,带了乐高积木,然后我家两个孩子都比较宅,所以他们经常一起玩积木,Jim给弟弟用乐高积木拼各种有趣的东西,储钱罐、宝剑、密码箱、人像、火山等等,然后弟弟再在造型上修修改改,拆拆补补。

两个月下来,兄弟俩关系好了很多,在国内时,Jim有太多其它的朋友,所以有时也会忽略谦谦,但现在闲下来了,加上我特意控制他接触电子设备的时间,他只好陪弟弟玩,Jim动手能力挺好,不仅做出很多乐高的新造型,还能够用纸箱、可乐瓶、牛奶瓶、树枝做出一些玩具,所以弟弟很崇拜哥哥,现在每晚不愿意跟爸爸妈妈睡,要缠着跟哥哥睡,这是最让人意外的事情了,我其实还希望谦谦能够继续跟我们睡,没想到这样的生活这么快就结束了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4:跟家人朝夕相处的两个月

我们特意租了一个有院子的房子,所以现在天气晴朗的时候,我每天都会跟Jim和谦谦在院子里踢踢球,或者玩玩飞盘。为了让他们不要那么宅,也为了让自己不要宅。孩子们其实更喜欢的是跟家人嬉闹的感觉,对球并不是很热爱,宅男一家,也可以理解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4:跟家人朝夕相处的两个月

后院90%的面积是草皮,我们每天在上面玩,草并没有野蛮生长,感觉都不大需要用割草机,另外我还没有买割草机,有点小贵,联系了某位华人买她的二手割草机,还没到交易的时候,我也不是很着急去割草,我家有两个人肉压草机呢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4:跟家人朝夕相处的两个月

后院的墙角,原来野草长了快一米高,我带着Jim清理了野草和草根,翻地,平地,施肥,然后播下了菜籽,现在大蒜和青菜开始发芽了,我每天浇水、抓蜗牛。我和Jim还收集了草根,像织辫子一样织了两根绳子,加起来估计有20米长,准备等豇豆、眉豆长藤时,给他们牵藤用。谦谦在这过程中,喜欢模仿我们的劳动,但他力气小,基本上是帮倒忙,但是他倒是很有成就感,说他自己也种了一块地。

每天三餐是Nico做的,家骏负责洗碗,我主要负责开车去超市买生活物资,今天才知道在WoolWorthy超市消费,每30元可以换一块乐高积木,今天换回了一大把,两个孩子都很高兴,回头看看能否把以往的收据拿去换积木。

每天晚上,我们会要求谦谦画日记,用画画的方式记录今天有趣的事情,谦谦快坚持一年了,这得感谢他妈妈Nico的坚持。

有时晚上,一家人会一起打牌,谦谦才5岁多,我们玩的是拖板车纸牌,这游戏也是我小时候学会的第一种纸牌,现在也是谦谦学会的第一种纸牌了,谦谦比较好强,玩什么都不能输,输了就不能结束,逆商让人着急,所以我们玩纸牌时最大的困扰就是如何结束。

 有两个孩子在家里,我工作和午睡,很容易被打扰到,很难像在国内时,在办公室那么高质量地工作和午睡。凡事有得必有失吧,这几个月正是我补偿家人的时候,所以我每天工作时间并不是很长,更多时候是跟家人一起在后院,哪怕不踢球,只要有太阳,铺一个垫子,一家人坐在太阳底下,玩手机,玩积木,看书,听音乐都可以的。

邻居Nitto是印度移民,她家也有两个孩子,大的是男孩比Jim年龄小,小的是女孩子,比谦谦年龄小。Jim和邻居的男孩还挺喜欢互动的,孩子们之间的互动,是没有语言障碍的,因为他们可以使用google语音翻译。我们跟Nito偶尔也互动下,聊聊天,然后互相隔着院墙送点食物,咱们家Nico英语最好,所以许多时候都是Nico在跟Nitto聊。

也许下个月墨尔本就要解除封城状态了,到时孩子们要到学校上课了,我和Nico也要去学校学语言了,我可能也要开始花更多时间外出工作了,比如找朋友聊些业务的事情之类。到时我们一家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天天粘在一起了。

本文章版权归刑天营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8199.com/view/life/2715.html,或注明来自刑天大叔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