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3:铁观音与馥瑞白

朋友都知道我爱喝茶,在过去十年,我的办公室里总是有功夫茶茶具,朋友们到我这边来,我们边泡茶边聊天,享受茶叶的香味和那种口齿留甘的感觉。茶叶之中,我最爱铁观音,因为它味道最浓,但它也是最伤胃的,所以这十年来我的胃时不时犯病,但我依然戒不了铁观音。

在我打包出国的行李时,茶具和铁观音茶叶是必不可少的,为此我得多花时间去做通关申报。在悉尼隔离的14天,我仍习惯每天给自己泡一小壶铁观音,一个人喝,因为Nico和两个娃都对我的茶没兴趣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3:铁观音与馥瑞白
(我随身携带的功夫茶茶具)

隔离生活非常无聊,我开始尝试隔离酒店送的各种茶叶包,以及咖啡包。茶叶包包的是英国红茶,喝下去一股浓浓的斯里兰卡香料味,实在不习惯,但咖啡,感觉还不错,香香甜甜的。

隔离结束后,租了辆车从悉尼到墨尔本。给我们开车的是位华裔小伙子Woo,非常热情,也非常健谈,他给我介绍了他在澳洲考了许多证件,尝试了许多工作,乐在其中(关于Woo,我有篇文章写得比较多,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下《刑天跟各位朋友说一下在澳进展》),Woo告诉我们,来澳洲一定要尝尝一种咖啡,叫Flatwhite,这是澳洲本地特色,到处都可以买到,特别好喝。我没听出来究竟是哪个单词,但记住他说的音译名:馥瑞白。

等我在墨尔本安顿下来后,我主动到超市里买到了咖啡,不是馥瑞白,是那种袋装的雀巢速溶咖啡,很便宜,符合我的以最低成本来快速试错的技术男思维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3:铁观音与馥瑞白
(超市里买的普通咖啡杯)

泡了几次,感觉比较好,在这个冬天里,烧一壶水,泡杯咖啡,香、甜、暖都有了。Woo说,每天早上起床后,如果喝一杯咖啡,感觉整个人都打开了,我清楚记得他原话就是“整个人都打开了”。所以在某个很冷的早上,我又早早起床了,家人还在睡觉,于是我又烧了一壶开水,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,坐在电脑旁,热乎乎地喝下去,确实感觉整个人开始变暖,变得有精神。从那开始,我差不多每天早上都要给自己来一杯热咖啡,开始我新的一天生活。

在墨尔本,我不再每天都喝茶,我既留恋铁观音的浓香,但又怕喝铁观音又伤害到我的胃。另外我的飘洋过海过来的铁观音数量有限,每喝一包就少一包,有些舍不得喝。

在国内有时需要在星巴克约人谈事情时,在一个爱茶者眼里星巴克的茶叶包泡出的茶难以下咽,我不得不喝咖啡,那天我可能因此而导致胃不舒服,或者晚上失眠。但来到这边,从来没有因喝咖啡而让胃不舒服,或者睡不着觉,所以我更加愿意用喝咖啡来替代喝茶,但也有时特别想喝茶,那么我又拿出我的茶具泡起铁观音来。

朋友艾迪,在我来墨尔本后,请我出来喝咖啡聊天,我特意强调,我要喝馥瑞白,他没表现出任何的惊讶,因为他点的也是这个。似乎这边默认的就是馥瑞白。艾迪来自中国新疆,北大毕业的维吾尔族有为青年,来这边2年了,英语已经很流利,都已创业好几次了。知道我过来了,主动跟我联系了好几次,问有什么需要帮忙,问有没有空出来喝咖啡。其实我觉得我跟艾迪,对于中国有些看法不尽相同,毕竟民族不一样,了解到的事情,感受不一样,但是他如同Woo一样,都有非常高的个人素养,对待朋友,对待他人,都非常热情友善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3:铁观音与馥瑞白

我问艾迪,到底什么是馥瑞白?他知道我在中国喝过拿铁,然后说:如果拿铁是90%的牛奶,10%咖啡,馥瑞白则是95%的牛奶,5%的咖啡,它的咖啡含量是拿铁的一半,牛奶更多,而且澳洲的牛奶是其它国家不能比的,更鲜美,这就是馥瑞白。

我最近在这边,因为水土不服,去了好几次医院,接触了好几个华裔的医生,他们有的能讲华语,有的讲得不流利,昨天去见的那位Andrew医生完全不会华语,需要借助翻译才能与我沟通,但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,亲切,温和,彬彬有礼。

最近也接触了一些定居在这边几十年的老华侨,他们可能并不认同咱们大陆的一些事情,但是他们对华人非常友好,很大方地跟我分享珍珠菜、益母草、艾草幼苗,也愿意把家里一些闲置的东西免费赠送给我们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3:铁观音与馥瑞白

所以今天有那么一刹那,我觉得这些在澳洲的华人就像馥瑞白咖啡,他们远离茶文化发源地,因地制宜,发展自己的味道,自己的香味,看上去既陌生,便与茶又异曲同工。

本文章版权归刑天营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8199.com/view/life/2708.html,或注明来自刑天大叔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