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
过去的这一周颇具戏剧性,在墨尔本,经历了3个人生第一次:

1、地震;

2、看急诊疑似自己中风;

3、直播。

地震

应州健康部门的要求,我登录澳洲后需要补一个体检,所以那天约好了去医院抽血。进医院后,金发碧眼的护士mm示意我们留下手机号码后,就出去车上等,轮到我了他们会打电话给我,这样做当然是为了避免感染,墨尔本现在每天有五六百人感染。

那天我把我太太Nico也带上一起了,她英文比我好充当翻译。于是我们在马路边我们自己的车上等。一边玩着手机,我正在看篇文章呢,她突然跟我说,你为什么在抖?我本能地回答,我没有啊。说完后我回过神来,发现确实车子摇晃得厉害。Nico说车子为什么在抖呢。我说难道发生地震了?或者附近有大车经过,引起共振?我下车后,发现地面也在抖,但附近的房子没有任何影响,也没看到任何慌张奔跑的路人,所以还是不确定到底是地震还是共振。

打开微信,看到墨尔本华人群里沸腾了,大家纷纷说地震了,有人还转发视频说,市区有些房子受损,有些砖块掉落。这才确定是地震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
赶紧打电话给大儿子,他说他和谦谦睡得迷糊糊的时候,发现房子震动了十秒钟左右,但房子没事儿。然后又准备继续睡觉。我们租的房子是木头的一层房子,我感觉也挺安全的,就让他别怕,继续睡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
过后,看到新闻报道说,地震5.9级,有极少量房屋受损,但没有任何人员伤亡的报道。中国也有媒体报道此事情。墨尔本这边的房子许多是木头框架,而且普遍不高,并且建设时做了防震处理,所以大家能够如此淡定地讨论此事。

在国内时,基本每次地震我都是事后才知道的,第一次感觉到地震,居然在墨尔本。

疑似中风

还是从地震那天说起,那天医生抽血,着实吓到我了,澳洲抽血器材太落后,那个针头如同中国兽医给动物打针的那种,又粗又长,我在网上找到类似的: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(澳洲的抽血)

而在国内,我们抽血,往往是这种针头: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(中国的抽血)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!用这么粗的针头,并且没有小软管过渡,所以我能清晰地看到血液奔腾而出!

总之,这次抽血过后第二天,早上起来刷牙时,我就感觉不对头了,我漱口时居然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唇,漱口水漏了一地。早上吃面条时,感觉自己嘴巴也控制不了,吸面条不利索。开始怀疑是不是牙齿发炎导致脸有点肿。也没怎么当回事情,然后白天跟国内同事聊天时,跟她说起这事情,她突然说:

你是不是中风了?

你是不是中风了?

你是不是中风了?

好吧,原来我到了可以中风的年纪,自此我就开始怀疑我中风了,在网上各种搜索关于中风的症状,果然包括脸部麻木,口角歪斜。于是我又去问我在脑外抖做护士长的老同学,最终结论: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
第二天早上,赶紧开车去十几公里开外的医院,挂急诊,为了这个急诊上能说得清楚,还专门搜索出这个单词:STROK(中风)

以及要学会如何用英文来表达

我家Nico陪我一起去的医院,但医生收治了我以后,家属便不能陪着进去了,我一个人进急诊室,然后被要求脱着只剩下条内裤,然后换上医院的罩衣,躺在床上就被人拉去做CT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
我的GP建议我来这家医院的,大概因为这家华裔医生最多吧,可惜我周六来医院的,所有能说中国话的华裔医生都不在。但这里的医生护士都比较有耐心,给我做检查的Nina护士估计是印度人或者尼泊尔人,想尽办法用最简单的英文来指导我配合她的检查,以及回答她的问题。

量血压,做完CT,又测心电图,又被用很粗的针管抽血,躺了很久,才有医生来跟我说结论,估计这里护士知道介绍结论比较复杂,所以找了一个姓Lim的华裔医生来,但是他用英文说他不会Mandarin,我用英文问他那你会Cantonese吗?我心想你要是会说广东话我也能懂个七八十了。他说我只会说“suesue”……好吧放弃。 他继续用英文表达,然后碰到很复杂的意思,只好掏出google翻译,把他的英文敲进去,出来中文:不是中风,是病毒性面部神经感染。

然后Lim医生拿出一个放总结报告的信封,让我到时给我的GP(全科医生),让GP给我仔细解读,因为他知道我GP懂中文。 又给我两个处方,说有个药,比较便宜,必须要去买,还有一个药比较贵,大概70澳币以上,考虑我没有medicare医保,所以这个药可买可不买。这里医院不负责开药,医院提供处方,病人可以去任意药房买药。

医生跟我解释完了后,我就可以出院了,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急诊经历。

综合来看,这个医院的设备也比较落后,肯定比上海的医院条件差,但医生、护士的态度特别好,非常有耐心。最后偷拍了他们最先进的设备: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1:在异国他乡亲历地震与疑似中风

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已吃了2天药,面瘫症状基本消失,虽然漱口还稍微有点漏水,估计明天就能全好。国内的朋友说这病得针灸,其实这病,就算不吃药,自己身体也能战胜病毒,能自愈,而吃抗病毒药是正面对抗病毒,加速好转的,我尚不清楚针灸能治这病的原理是什么。

直播

前天晚上第一次做直播,本来就是想直播跟朋友聊一下我最近的进展,以后直播再聊聊澳洲这边的网络营销。但到直播时才知道,我在国外,根本没法在抖音,以及微信视频号上直播。国外ip不能直播!最后只好在我的某个微信群里,跟大家直播聊天。
如果哪位看官知道海外上抖音,或者微信视频号直播的方法,请给我留言,非常感谢,下次需要用到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系列文章:

10、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10:度过出国最艰难的第1个月
9、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8、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8-从Boxhill公寓搬到Burwood East House
7、出国后才知道的事情-1
6、当整个世界都停止时,写文章汇报下我的进展
5、第一天真正的澳洲生活,从到处找母猪肉开始
3、在中澳之间担当桥梁
2、移民为什么选择澳大利亚袋鼠国?
1、跟各位朋友介绍下我出国的一些情况

本文章版权归刑天营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8199.com/view/life/2692.html,或注明来自刑天大叔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