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
出国之际,有朋友跟我开玩笑:我这是把自己在上海连根拨起,然后到了墨尔本之后再把自己种下去。言下之意,很折腾,很受伤。这朋友确实没说错,现在体会就是如此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(上海家里种的刀豆)

离开上海时,我在上海的房子院子里种的辣椒、扁豆、刀豆正是硕果累累,多肉也长得正茂盛,因为出国不能带任何有生命的东西,我又是一个很守规则的人,所以真的连一粒花籽都没打算带,在走的那些天,我把多肉纷纷送人,然后让小区的好友,以及同事去我家里摘菜,不忍心把它们给浪费掉。放弃我所有的植物,对于爱种植的我来说,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(墨尔本院子里种的葱)

为了找回我的爱好,我在Boxhill的公园里捡了棵掉落的多肉,拿回家种起来,最近又把超市买的葱、芹菜、大葱的根茎种了起来,这算是我在澳洲种的第一批小生命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(在公园里随处可见的多肉)

从中国带了九个箱子过来,这是我们在澳洲把自己种下去的第一把养份,东西肯定是不够用的,比如我只有一双运动鞋,一双塑料拖鞋。而这边又正值冬季,室内只能穿拖鞋,所以很多个时候脚都特别冷。刚搬到这房子时就在网上买鞋,昨天终于到了,很久没有如此地盼望一双鞋!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
我们出发之前,海运了四大箱物品,箱里有书籍、衣服、孩子玩具之类,算是我们第二拨供给了,收件人是我墨尔本的好友,行李到了她家后我想着应该马上能送到我家了。谁知她同办公室同事被查出感染新冠病毒了,所以全公司都去做核酸检测。万幸的是,同事们核酸检测结果全都正常,但14天隔离仍然不可避免,所以我要想别的办法拿到我的海运物品了。

在中国上海,我们生活了18年,把什么都弄得很顺,我对上海甚至长三角的地图都熟记于心,车也开得很熟,来到这边又要重新记各种马路、区域名。重新开始习惯这种右舵车以及靠右行驶的开车习惯,重新了解过马路要按一下路边信号杆下的按钮,重新了解什么叫click&collect,重新学习新的租房流程,很多都是重新来过,有点像重新活过一样。

上周为新家买了一批生活物资,买了皮球等玩具,把个人税号以及公司注册好了,把公司银行账户申请下来了,明天要去给两个儿子到语言学校报名,接下来还有的事情有:

  • 全家要去选择对应的家庭医生(GP);
  • 督促孩子们每天在家上好语言课;
  • 全家购买医疗保险;
  • 汽车过户;
  • 买车险;
  • 请教练教我基本上路技巧,扶我上路;
  • 考驾照;
  • 试图在这边继续打新冠疫苗;
  • 报语言班,上语言课,过语言关;
  • 在国内再买一批生活物资寄过来;
  • 做公司赚钱。

我跟我大儿子Jim说,本来如果在这边有收入,那么在这边消费就不会觉得贵。可是我们家来这里一个月了,一分钱没挣,所以就会觉得这边的东西很贵,虽然我们国内的公司现在每个月有钱挣,但基本是要把那边5分钱揉成1分钱花,我心里还是慌得很。
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(墨尔本的新家)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(后院巨大的茶花树)
刑天大叔墨村日志之9:在墨尔本把自己再种下去
(后院的草地)

慌归慌,这边做事却一点儿也快不起来。很多想做的事情因为封城做不了,比如想跑一些同行交流眼下是不可以的。网上买东西,更是急不得,只能眼巴巴地等。如果实在很着急,可以去附近的学校草地转几圈,或者去后院晒太阳,像个老头一样。

从15岁到40岁我每天应该基本都是努力且忙碌的,这两三年因为焦虑而想着出国,因为等待出国所以慢慢调慢我的人生频率,现在真的出来了也必须慢下来了。

刑天这棵树,在肥沃的中国土地上长大,现在连根拨起,在异国他乡这贫瘠的土地上种下去,活法肯定不一样,但必须要适应,等到以后可能又把自己拨地,然后再种回到祖国土地上,这样的经历必定会让我的年轮变得波澜起伏吧。

刑天大叔
2021年9月13日7点钟
于澳大利亚墨尔本Burwood East宅中

本文章版权归刑天营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8199.com/view/life/2637.html,或注明来自刑天大叔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