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各位朋友介绍下我出国的一些情况

我于8月9日从上海坐飞机经新加坡樟宜机场转机,然后8月10日上午到达了澳大利亚悉尼,然后开始我的14天隔离生活,我现在悉尼塔附近的酒店里写这篇文章。

跟各位朋友介绍下我出国的一些情况

我这次出国到底算什么?

我于2019年1月初正式提交了澳大利亚投资移民的申请,澳大利亚投资移民有188a、188b、188c三种方式,选择的是188a,这种方式对我个人财富要求最低,但要求我在中国已有4年的创业,并且对公司的营业额、股份,以及我的年龄、学历等都有一定要求。因为刑天这公司我这些年做得比较正规,每笔收入都走公账,所以我比较容易证明我公司的收入,我有些兄弟,他每天赚很多钱,但许多不开发票,这样就很难证明自己公司收入了。而188b和188c则要求要购买澳大利亚一两千万的国债,我身边也有朋友选择这个。

这个手续办了2年多,一般来说可能要1年多,此次受疫情影响有些耽搁,前后花了30多万人民币吧。最终成功了,但没想到在办理过程中发生了疫情,现在想想,如果知道有疫情我不一定会申请出去。


为什么要出国?

第一个原因是关于情怀。想出国其实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作为我们从事搜索引擎营销的人来说,虽然我们从事着baidu seo,但我们内心里会觉得g**gle seo才是最技术流,最正统的方向,当年传言g**gle要退出中国时,我的美国上司tr还问我觉得g**gle会不会退出,我斩钉截铁地说NO。这就像一个程序员永远不会觉得Java会退出中国,一个美工不会觉得Adobe会退出中国,但最终我错了,所以不能从事g**gle seo是我的一个遗憾,以及不能痛快使用g**gle analytics也是很遗憾的,或者可以这么说吧,我们这批老站长,老seo中,其实还是比较怀念网站时代,国内其实已过了网站时代,步入几大APP寡头割据的时代,所以我有些想回到网站时代中,回到g**gle+GA+g*mail+wordpress+RSS之类的怀抱。

第二个原因是关于事业。想出去之前的那几年,我在事业上发展并不是很顺利,baidu seo在那几年里,快排和某度回流计划这些民间作弊加官方的卖排名行为(无亚于卖官鬻爵),严重干扰了我公司正常seo业务,很多人劝我也去做快排,但我个人太爱惜羽毛,太讲原则,不愿意那么干(我毕竟曾是百度的营销讲师)。我也曾尝试做些百度seo之外的生意,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,总的来说,是自己能力不够。碰到这些问题后,我自己在公司内的脾气也变得不好,两者叠加,导致团队不稳定,重要人离开,我那半年人都快抑郁了,我记得有天早上,我正准备起床上班,突然又对一切没兴趣,然后马上买火车票回湖北,那段时间个人情绪反复无常。是出国念头给了我新的希望,否则我当时可能真的撑不过去。

第三个原因是源于教育。我房子在上海郊区松江,大家都觉得我们那块教学质量很不好,我们家也面临一个选择,要么让孩子在郊区输在起跑线上,要么去市区老小区买房,作为一个农村出身的人,真的很不愿意在逼仄小区里住小房子,每天想办法停车,这种压迫感我没法接受。
并且我从内心里极其不认可国内的考试方式。一个孩子要读12年,学了非常多的课本知识,然后参加高考,成功的读上大学,这时才发现12年里学的大部分知识都是无用的,而且大学四年又继续学习一些比较老旧的知识,到了毕业时才开始接触工作需要的能力。个人觉得k12阶段的学习,就像那些比特币矿机在挖矿,计算些没有价值的东西,只是为了比出矿机的好坏,最后部分矿机胜出,挖到比特币。我自己算是这个挖矿游戏的得益者,成功地从农村来到大城市,但我和我湖北的家庭为此付出太大的代价。所以我想为我两个孩子寻找其它的路径。


出国还回来吗?

我这次只是获得了澳大利亚四年的居留权,我仍然是中国籍,我好不容易获得的上海户口我怎么可能舍得放弃呢。对,只是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有户口,弥足珍贵。我最终目标是让我两个儿子在澳洲读书长大,然后让他们自己决定未来在哪里生活。而我想拿到澳洲的绿卡(永久居留权),但我会依然保留中国的国籍。

在事业上,我会开启墨尔本公司,完成“上海+墨尔本+合肥+潍坊”组合形式这个构思(目前我已在三城市建立了办公室),为所有想在中国做生意的客户提供基础的营销服务,所以我将会在中澳之间两边跑。欢迎中国和澳洲的朋友继续向我咨询baidu\g**gle、知乎、小红书等互联网问题,继续合作。

我打算在隔离期间,每天坚持写文章,请大家常来看看,并且留言互动,如果刑天大叔在抖音上开直播,你会来互动吗?请给我留言。如果你觉得我文章够诚恳,请转发,我需要认识更多的朋友,谢谢各位老朋友。我的微信id:xingtianseo。

本文章版权归刑天营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8199.com/view/life/2552.html,或注明来自刑天大叔公众号